有一种夏天叫做F2到底和绿到底。。。

幻漪。:

「静远。」

【1】

喝了这么久柠檬茶,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。不同温度的水,经过不同的时间,泡出来的茶的味道是不同的,甚至于连水和柠檬片放入的顺序,也关系的口感。

刚刚泡好的柠檬茶是没有多少柠檬的味道的,唯有经过时间的沉淀,方能有柠檬的味道。不同类型的柠檬,泡出来的味道也是有差别的。

如果有用勺子挤压柠檬使之更快入味的习惯,那么经过一段时间,茶味便是偏酸的。但倘若只有单纯地将柠檬置入,未曾按压,那么最先浮现出来的便是柠檬表皮的味道,微微的苦涩。

我是一个喜欢水果的人,喜欢的内容包括果肉和果皮。比起削好皮的苹果,我更喜欢带着皮吃。微微苦涩的果皮混合着酸甜可口的果肉,方是绝配。因此我剥橙子橘子类的水果吃,从未如同重度强迫症般在意果肉外的白衣。吃荤吃素,也是这个道理。中立的温和,符合我遗传自父亲的追求平衡感的本性。

【2】

喜欢坐在人流穿梭的地方,静静地看其来往流动。

喜欢和外界隔离开来,独自行走,观看这个流动的世界,仿佛自己是外物,不在其中。

以此来获得时间的相对静止。凭借感受别人的时间迅速流逝,来使自己的时间的流逝变得缓慢而不可知。事实上这仅是暂时的心灵迷幻剂,短暂的安宁,日子便在指尖毫不留情地去了。

但这短暂的宁静越发地可贵了。因为在这宁静里,世界与我无关,一切都很远,反而有的是心性和时间看待自己,思考平时泛泛、碌碌时无法思考的事。

就好像在拍照、修图的时候总是凭感觉干一些不太恰当的事情。把光线一下子调亮,或是一口气把饱和度调到底。选取这样一张片子,便是为了亮光里摇曳着光影的依稀的树,以及树与树、叶与叶、树与叶之间的斑点。伸出手,不知道是为了遮挡头顶的阳光,还是下意识地去触碰这够不到的静好,像是伸出手去擒一把安静燃烧的绿色的火焰。

【3】

在居住的城市外出散步,难免会时不时遇到一些认识的人。有时便要不自觉地驻步说上几句。常见的倒是还好,一两声的招呼和日常便罢了。要是遇上有一阵子未曾见过的,话匣子一旦开了便就不好关上了。

话题避不开是些工作、家庭之类方面的事情。闲闲碎碎里,最可怕的,倒不是什么长篇大论,而是中途偶尔短暂的静默。如此宁静的沉默,虽说短暂,却有着说不清楚的意味。可能是尴尬,可能是寻觅话题的思索,可能是许久不见的生疏,可能是物是人非、世事无常的无奈……

这样子的静默让人感到害怕。因为这样子短暂的静默里,常常关押着不计其数的说不出口的话语,和无法用时间长度来准确计量的故事记忆。

我不愿与旧友的话题归结于烦琐或是礼节,但更不愿倾向于此种沉默。尽管几乎是人尽皆知,此类沉默随着年岁增长便更是多见。不得不说经过这么些无所事事的日子,我已不惧此般沉默,只是无心被卷入别人的沉默里。

只是有时注定是过客,结局也只能归为沉默。

对此我的最佳应对策略,是一笑而过。

【4】

吃完晚饭后出门散步,和父亲坐在河边吹风。父亲点了一根烟,抬头数星星。一共四颗,散落的钻石般散开,渺远的一点,些微的璀璨。夜空斜上方,一轮银白色的圆月悬挂。今日,正逢阴历六月十五。十五月圆,概是如此。

忽然间想起,之前在外的某个夜晚,独自在走廊里乘凉。抬起头,也曾数过星辰。恰巧也是四颗,不知如今头顶上的这四颗星子,可是之前陪伴我度过黑夜的那四颗。

记忆里还有着幼时繁星满空的影像,越到后来,却越加怀疑是时间带来的不真实的幻象。再三对自己强调记忆的真实性,却也记得曾被记忆所欺骗的经历。然而时光匆匆,也无从印证那记不清是何年何月何日夜晚的风景。不知为何地就留藏了这么多年,未曾被抹去。或许有些失去的东西,有如水中月、镜中花、雾中人,看不清楚更好。

是否这人生便有如在漫漫黑夜里不知前途有多遥远的行走,从繁星璀璨走到圆月当空。曾经以为众星追捧的美好随着年华流逝消失,后来以为世界不过是黑,即使有月亮,也不过是冷的,不可触及。再后来便不再顾及,只顾走自己的路了。

但却无法忘怀看在镶嵌在漫漫黑夜中那四颗星子的心境。如同那四颗星子一般静远的,如同伸手无法触碰到的光影树叶般静远的,如同等待着一片柠檬沉淀绽开沁润皮肉般静远的,融化在时光里的心境。

每每重拾,便有如漫漫长夜里有四颗星子陪伴而行的安宁和敞亮。繁星万千,未曾因你我而诞生、消亡,繁星之变自有其变数和因果。繁星无情,但观星者有意。这些淹没在黑夜里的,冲破重重夜幕的,看似亘古不变的实则斗转星移的,星子,在黑夜里有如相对静止的时间,也曾有一刻为你我温柔地倾泻而下,牵引出一段短暂的静好。

如此便好。

晚安。

©初

图片摄于2016年6月30日,灵岩山。

文字于7月18日夜。


评论
热度(6)
  1. Caroline幻漪。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幻漪。幻漪。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沐晚Chloris
    有一种夏天叫做F2到底和绿到底。。。
© 沐晚Chloris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