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受伤嘤嘤嘤= =。

幻漪。:

「任性。」

最近一直在整理照片。上午的状态时常是昏睡,或是赖在床上看小说、发呆,然后下午和晚上,便把大部分时间丢在了电脑和手机前。可以说这半年什么也没拍,却也不得不说拍了不少。每一张都是时光,每一份都是记忆。作为一名选择纠结症患者,修图时分便最为抓狂。

其实有的时候明明把多彩的颜色去掉,沦为黑白最为简单也最为美丽,却还是会选择为难自己。所以有了高饱和和低饱和度,有了冷色调和暖色调,有了暗光和高光。修图如此,生活也是如此。这何尝不是一种任性的情绪。

如果有些东西注定要失去,为何现在不拼命抓紧珍惜?如果有些事物迟早会遗忘,为何不趁早铭记?如果匆匆韶华便如此匆匆而去,为何我们如今不恣意任性?

开始新的旅途的最佳方式,就是痛痛快快地把过去的都打包清理干净。然而才会有新的东西能够进来。同时也是最好的保存方式。搁浅,才是抵达遗忘的捷径。于是开始依仗着自己年轻,懂得任性,亦懂得取舍。然后在舍得的路上,那些以为不会被轻易完成的,便在不知不觉中被完成了。

再回首,这任性,竟也成了力量。


这两天处于的修图状态是,一边听着《我是歌手第三季》,一边在手机和笔记本之间徜徉。《我是歌手》出了这么多,最喜欢的还是第三季。来来回回温故了几次,却都没有看完。许是因为时间,许是因为心态。不喜欢淘汰,也不喜欢追逐。这一次却边理着照片,边静静地看着、听着、感受着。摄影和音乐,摒弃了一切寒冷寥落,温暖着冬天的一个角落。

不再在意排名,也不在意别人的评价。安安静静地修着图,安安静静地听着歌。我很满足于当下自己的状态,这于我个人境界已是一个看得见的进步。感受着别人的歌声、别人的情绪和故事,也感受着现场,感受着有一些只有各自明白的唤起的共鸣。

《我是歌手》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,就是把所有的听众所处的年龄段分开了。在一场又一场的节目当中,在这些被分为10s~50s的听众中,每一个年龄段的人都一样听着歌,却又不一样地感受着。他们中的每一个年龄段的人,都有起身鼓过掌,也都曾被一首歌打开记忆,为一首歌微笑、悲伤、甚至是含泪。

他们听着一样的现场,却流着不一样的眼泪。

10s的许是温暖和感动。20s的许是忆及和青春。30s的许是年华和梦。40s的许是记忆和恍然。50s的,许是感怀和嗔叹。

我擅自归结这些泪水中的情绪,统称它们为任性。听一场现场是一种热情,为一首歌流泪则可能是一种勇气。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想哭就哭得出来的。对于刚出生的婴孩来讲,哭泣是天性。对于几岁的娃娃来讲,哭泣是情绪。对于十几岁的少年来讲,哭泣是成长。对于二十几岁的青年来讲,哭泣是宣泄。上了三十岁年纪的人,便大多不再哭泣,偶尔怕也只是流泪。为了一部韩剧,或是一场葬礼。到了四十岁、五十岁,泪水便更是少有踪迹。

这么说来,原来眼泪也是一种任性的证明。

我们谁不任性呢,不任性的人生还算是自己的吗?所以爽爽快快地任性,在台风暴雨交加的日子撑上伞出门与好友会面;在大雪纷飞的时分和同伴看雪和奔跑;跑到寒风凛冽的路口按下快门。脱离那些被希望、被安稳的路线,走在莽莽风景里,寻觅下一站的漂泊旅程。


不会把时间都交给匆匆一面,也不会把一生交给一座城。愿意走到一座城里面去,见到它不同的容颜。或成熟,或洒脱,或明艳,或颓废,或含蓄,或任性。

我在故乡停留的日子将会越来越少,在此期间故乡的变化也将越来越大。我只想不再犹豫,尽力用自己力所能及的为以后的自己多留些东西温故和回忆,也好多一些温茶和铠甲来滋养、保护自己。于是就任性地听着歌,任性地把2015的秋天的一个片段定格,然后在某一个冬夜,任性地把它调成了低饱和度。

如此为自己任性而已。

继续听歌、修图……然后,晚安。

©初


评论(5)
热度(2)
  1. 幻漪。幻漪。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沐晚Chloris
   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受伤嘤嘤嘤= =。
© 沐晚Chloris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