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年之末,回顾最初。今年大爱的一组。

幻漪。:

「2012-2015」

2012年,以自己现今无法具知的心境,填下了“幻漪。”。当时也没有细想,只是凭感觉随手打下了两个字符,就好像幻境里的一个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的波纹。当时大概是处于一个尤为重要的过渡时期,从这里,走到那里的转折。这样的转折,即便是三年左右后的今天,我也无法叙说清楚是对是错,孰好孰坏。

当时的介绍,也是停顿许久,从漫漫咖啡的等待里信手许下的。后来由于疏懒和对介绍依旧的茫然,便一直延续了三年。我写的是:

暖迷月上殇,冷醉雾中离。

碎帘流沙泪,软玉锦色舞。

其实就是与我有关的一切的记载,只是描摹了几幅当时脑海里掠过的画面而已。

2015年,本地的小年夜。我在主页设置里删去了这一段介绍,暂时归于空白。关于我的介绍,我想即便是我自己也无法就此下笔,或许是感觉未到。如果有一个当下我觉得很好的句子,凭我的性子一定想都不想就直接输入确认。

然而没有。

所以就耐心等待,等待一个对三年序语的承接。不想着急,也不求刻意;不想繁复,也不求热切。安安静静,纯纯粹粹,就好像照片里的树一样干净地生长,从光的这边偷偷蔓延到那边。冬树的简朴大方却不乏温暖生气,即是我无法不喜爱它的缘由。哪怕时间匆匆,褪去万般色彩,也没能抑制住暗藏着春意的浸润和内心浅淡的欢喜愉悦。

你知道火的颜色么?

明明灭灭里,一切都在那毁灭跳跃的火焰中闪烁着,或熔为看不见寻不尽的灰烬,或逝成抓不住溯不清的烟尘。然而火光下的树的姿态,却是依旧。——甚至在毁灭焚烧特有的焦味里,愈发立成了幽然峻峭的模样。

绽放时要做一朵属于自己的花,寂静时便做一棵属于自己的树。像这样子生活下去,浅浅地幸福着就好。

2012-2015,三年快乐。

下来的路,也要安静愉悦地去走。

——好好的。

©初

2015年2月17日(小年夜),深夜。


评论
热度(2)
  1. 幻漪。幻漪。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沐晚Chloris
    马年之末,回顾最初。今年大爱的一组。
© 沐晚Chloris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